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行情

全球矿产收购大潮 中国力争完成更多更为复杂的交易【英亚国际】
本文摘要:原题:《中国减缓全球矿产并购步伐》  全球矿业并购地图  7月21日消息 根据数据跟踪机构Dealogic的数据,总部坐落于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公司去年总计参予了130亿美元的海外矿产并购和投资,是2005年的100倍。

原题:《中国减缓全球矿产并购步伐》  全球矿业并购地图  7月21日消息 根据数据跟踪机构Dealogic的数据,总部坐落于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公司去年总计参予了130亿美元的海外矿产并购和投资,是2005年的100倍。  2010年总部坐落于中国内地的公司以相近的速度展开收购。上周山东钢铁集团宣告,向非洲矿业公司(African Minerals Ltd.)坐落于塞拉利昂的铁矿石项目投资15亿美元,这是今年目前为止中国买家宣告的76宗海外矿产交易中的近期一宗,根据Dealogic数据,这76宗海外矿产交易总计价值83亿美元。  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员里斯瑟斯(Derek Scissors)预测,中国对金属和矿产的疯狂市场需求将是2014年中国海外整体投资将多达1000亿美元的主要推动力。

里斯瑟斯创建了一个数据库来跟踪这些交易。  中国顺利并购铁矿石、镍、钼和其他矿产品的生产企业是在世界多数国家正在不受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之际。根据Dealogic数据,2009年中国在所有跨国矿业并购案价值中占到三分之一,低于2007年的7.4%,而2004年为将近1%。

  澳大利亚传统上是中国矿业投资的重地。根据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矿业并购案的年度总结,中国收购方占到去年澳大利亚所有国内矿业交易的将近40%。

在加拿大,这一数据大约为25%,该国是中国买家的近期市场。  近期交易引进了一批新的买家。  过去数年,海外石油和矿石资产的中国买家一般来说是大型国企,它们讨厌必要并购,因而取得了做生意头脑太笨的口碑,遭一系列公开发表赞成,比如中国五矿集团公司2005年企图并购加拿大矿产企业Noranda Inc.,但最后铩羽而归。

  而目前潜在投资者范围很广,从民间生产企业到香港投资者再行到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不一而足。中国交易跟踪机构回应,这些投资者见多识广,比几年前更加灵活性,他们是通过合资企业和持有人少量股权的方式展开投资。  意味着一年前,总部坐落于香港的中科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还是中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只有15人,在香港公开发表上市,主要投资于地产行业。

今年稍晚,它以3.8亿美元购入两家铜矿,一家坐落于加拿大,一家坐落于澳大利亚,聘请西方经验丰富的矿业人士来运营,通过非公开发表IPO筹资6亿美元,并将名称改回中科矿业。  中银国际矿业组主管兼任负责管理中科矿业的银行家程雁(Amy Cheng)说道,中国投资者于是以从全世界寻找更加多的做生意渠道。

英亚国际

中银国际是中国银行的投资银行分支。  程雁估算,去年中国矿业投资者大约有四分之三的交易如愿以偿已完成。她说道,数年前,他们的交易尝试完全不准刁难。

而金融危机的再次发生,为他们关上了口子。  她说道,每一个必须钱的项目都去找中资公司。  中国政府没公开发表推展这些收购活动,但交易数量在近几年呈圆形爆发式快速增长,而很多并购主体又是国有企业,解释此类收购活动受到了政府的推崇。

  中国早已消耗着世界三分之一的铜和40%的贱金属,并生产着世界一半的钢铁。虽然今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步伐减慢,让大宗商品的市场需求有所弱化,但从将来来看,这种市场需求预计不会之后维持强大。  中国曾责怪说道,国外企业对铁矿石和其他大宗商品制订了过低的价格。

2007年世界第一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打算并购力拓(Rio Tinto)时,这种担忧显得最为相当严重。并购如果顺利,则很有可能构成一个统一的矿产供应商,享有极大的定价权。

  这起并购告终了,但过后旋即,中国铝业公司(Chinalco)耗资140亿美元,并购了力拓9%的股权。迄今为止,这依然是中国仅次于的海外矿业并购行动。数据提供商Dealogic数据表明,不受中铝这笔投资的激励,香港和中国内地公司在2008年展开了175亿美元的海外矿业收购活动,规模刷新纪录。  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派驻澳大利亚全球矿业部门负责人戈德史密斯(Tim Goldsmith)说道,他目前的工作拒绝他每个月在中国睡上一个星期。

英亚国际

他说道,中国的大规模并购最后有可能提升很多矿产的全球供给,如果中国的市场需求维持充沛,印度等其他经济体也快速增长,那么供给的减少也许有助恶化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势。  如果全球市场需求弱化,则价格有可能暴跌,但戈德史密斯指出再次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加小。

他说道,不管再次发生哪种情形,大型全球化矿商的日子应当都会过得很好,因为相比很多中国公司正在投资的那些矿山,大矿商矿山的盈利能力往往更加强劲,预期回报率往往更高。  一些中国投资者所并购的公司,其矿山还处在研发或勘探的较晚阶段。这种并购风险更高,但也有可能更为赚。

  曾任加拿大驻华大使、2001年在北京创立小型专业投资银行贝祥投资集团(Balloch Group)的贝祥(Howard Balloch)说道,曾多次有一段时间,他们就是不投资任何还没有生产的公司,而现在,中国人不愿在投资当中更加有创造性,并且不愿分担更高的风险水平。  由于这个原因,中国更加多的潜在投资者都在前往多伦多和温哥华。

世界矿业勘探的相当大一部分融资活动都在这两个地方再次发生。  Goodmans LLC派驻温哥华专攻矿业的律师雷德福德(David Redford)说道,在中国这边,就样子是有人在几年前扳动了电源,对加拿大公司的兴趣从零一下子变成大手笔投资。

  这种兴趣也是互相的。雷德福德估算,他目前的矿业客户当中,约80%都是在找寻来自中国的投资。他说道,三年前的这个比例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加较少。


本文关键词:英亚国际

本文来源:英亚国际-www.rove294.net